cicicola 野鹿子

© cicicola 野鹿子 | Powered by LOFTER
 

午夜的列车更像是穿行在海市蜃楼有着通亮身体的巨龙 窗外时闪时现时暗时明的灯火 还有厢体内折射的车灯交错 以及只有在外面的城市是暗着的时候 你才可以在车窗玻璃上看见的自己那张极其不真实浮肿苍白失语与城市与灯火交织悬浮的倦容 这是一天最累的时刻 比滚上床还真实 前进的方向似乎不是另一座城池 而是开往银河系 拉了这一车的 都是奔走了一天 心已如箭归家的无心人
列车在上水需要临时换乘 我习惯性放空发呆 逐渐昏昏睡过去 不知道是你在做梦还是梦在做你 梦里你总是轻易地就撕开自己的身体 掏出心肝脾肺不在乎死活坦荡荡地任人观看 不知道是面对的人还是背后空掉的身体在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你在笑声里醒不过来或是不敢醒来
有人在拍打肩头 良久才回过神来 是一个和蔼老人重复着提醒我别睡了 这列车在这里停了 要下车 语言神情极其温柔 我对温柔从来没有抵抗力 以致下车后在站台上这位好心人的声音在头脑里形成风暴 我还没看清他的模样 连道谢都没来得及 他不知道他拍打我肩头的手 把你从令人绝望的梦里救出来
走了一天很发懵 背包也很重 把它丢在地上 趴在背包上也一时想不起究竟还有没有到落马洲的列车 拿出宽幅开始麻木又有情绪的浪费快门 足足拍了一卷半来来回回的列车 数来数去经过了6列吧 站台上的人多了 站台上的人少了 车上的人下来了 身边的人上车了 只有我仍旧原地不动
喧嚣寂静喧嚣寂静呼啸空旷呼啸空旷 车来了车走了车又来了车又走了车 还是来了车 终于还是走了 突然间你发现对面的站台和列车像极了一出电影 每一个完全一样的窗口里坐着完全不一样的人 有一个打盹的一对相依偎的三个听MP3的四个玩手机的五个在挠头的六个在接吻的七个发呆的八个失落的九个神情恍惚的十个交头接耳的 有一出悲剧两幕喜剧三格不悲不喜 更多的格子是空空荡荡的 空格也不知道是人生刚好落幕还是等待即将上映 总之全都是哑剧 最后在唯一的巨大的呼啸声中被带向深黑夜里巨人的大胃中再也不会回来
稀稀拉拉的人流有比平时段更多的漠视 于是当偶尔与你目光相碰时是略有微笑的眼神便觉得甜美异常 就如同在行尸走肉的屠宰场突然遭遇一个新生命的婴儿肥嘟嘟手的扶持 说起来是你在握着这个小家伙的手 实际上做为身心皆空的成年人不知道在这一握中获得多少新的力量 可自私又自以为是的成年人却总觉得自己是在单方面给予 不其实我们是在索取
走路从来不听MP3 不需要音乐的隔绝便可以自行和现实社会脱离 登上了最后一班通往罗湖的列车 最后一站最喧嚣 但是路却不能停 你还要过关 还要排队等候 还要告诉司机地名 还要穿过城市的一大段 然后下车 然后插卡进小区 还要按电梯 还要上15层 还要开门 还要放下包 还要发好久的呆 还要洗洗刷刷 还要披头散发 直至夜更深 才可以滚上床滚进白色床单的梦里
在梦里每个人都从巨人的大胃中走出来 他们没有叫嚷 每一个无声的脸上都写着宿命的呼声 每个人都要回家


Photographed by  @亲爱的鹿童


www.cicicola.com

评论(2)
热度(40)
  1. 瓶中云cicicola 野鹿子 转载了此图片